傲雪狂腰

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给别人一个微笑,那你将收获N个微笑。

八月的阴霾
不安的状态
就如这不停地奔跑
让人透不过气来

家中的金鱼
不停地扭动着躯体
红粗了脖子
这是何等地卖弄风骚

咦!
我想我是忘记换水了。。。

一双筷子的故事


他只是一个小白领。
他喜欢做饭,而且手艺不错。他单位的人都不吝口水地夸他;对此他只是乐呵呵地腼腆一笑。
但是他每次不喜欢带筷子。以至每逢中午的时候,他都不得不到处找别人要筷子。而资源宝贵,很少有人能倾囊相送。不过他在一个地方总是没有碰过壁,那就是位于隔壁部门的一个女孩子。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梦凡。为了进展顺利,后来他试着一直去找梦凡要。没想到这个机灵的女孩,每次都能拿出一双崭新的一次性筷子。对此他只是开心地对她报以微笑,接着心安理地拿走它。
时间过得这么快,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开春。刚从老家过完年回到单位的他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不久的一天,他去上卫生间。在办公室外的楼道口意外地碰到了梦凡。此时的她表情显得很宁静。但是她见到他好像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低下头默默地走开了。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无意间,他打开自己的抽屉,却发现里面装满了一抽屉的筷子。而筷子上面静静地压着一张白色的纸条。
他轻轻地把纸条打开,上面赫然写着:呵呵,我要走了,其实我很想吃你一次做的美味饭菜。

青春诗

把自己关进
一个没有出口的空房子
外面的夜点了灯 
孤单的水龙头 
谁整夜没有关 
身躯和着缓慢的节奏 
在裸露中早着已腐朽 
天堂之上
星夜灿烂
谁能把我的躁动安抚
谁又能把我的记忆储存
没有鱼的金鱼缸
放空了泪水
映射旖妮的风光
青春易逝
岁月已老

茫茫山路
把酒寻烟
杨柳独依
杜鹃唱绝
一半浮梦
一半昌华
这里高山重隔
烟雾缭绕
我在虚无中寻你。 

 

昨日风

   这是一个奢华的梦
   是谁打翻了夜的玻璃瓶
   让性感的眼泪遗落在凡间
   点缀了城市的灯火通喧嚣
   而你一无所有
   如水逝花零般的温柔
   化身成空灵的图腾
   心怀虚无静待黎明
   黑夜我欠你一个拥抱

夜的不眠灯

   这是一个奢华的梦
   是谁打翻了夜的玻璃瓶
   让性感的眼泪遗落在凡间
   点缀了城市的灯火通喧嚣
   而你一无所有
   如水逝花零般的温柔
   化身成空灵的图腾
   心怀虚无静待黎明
   黑夜我欠你一个拥抱

公交车上的猫

公交车上的猫
一动不动
好奇地打量着窗外
肥胀而慵懒

半眯着眼
舒服地躺在主人怀里
有一身金黄熟透的软毛
瞄!!

 

风不曾到过它去过的地方

   我与风相遇
   我在这里
   我在风里
   
   风没有过记忆
   不曾到过它去过的地方
   又流浪到何方
   风说风语
   低吟浅唱
   轻轻亲吻我的心房
   满世界的芬芳
   
   我没有过甜蜜
   不曾回味我脑海的点滴
   又留白到何时
   我思吾想
   细语呢喃
   缓缓抚摸风的魅影
   一整夜的清香


   与风的相拥
   点燃了美丽
   却在等到天明
   相互把对方忘记
   风寻觅着自由
   于是我成了记忆
   我敲打着键盘
   于是风成了甜蜜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

   当清晨拜访时
   你降临在这个世界
   朝霞初露,碧草争春
    
   当夜幕归来时
   你离开了这个世界
   夕阳斗艳,繁花似锦
   
   你安静得
   惊艳了一汪漓水绯红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
   当再次睁开你那清澈的双眸
   也许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当再次醒来你那羸弱的躯体
   也许触摸到的还是冰冷的墙垣
   当再次启蒙你那敏感的心灵
   也许承受到难以启齿的污浊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
   总有一天会
   疲倦的我们
   像极了做懂事的孩子
   喝着酒把着歌
   躲进栖身的墓地脱个精光
   把回忆还给凋零的岁月,
   把肉体还给贫瘠的土壤,
   把感情还给失落的恋眷,
   把浮尘还给喧嚣的凡间;
   
   但是生活远超想象
   也许你可以
   让千年的冰川融化
   也许你可以
   让沉默的火山爆发
   也许你可以
   让干涸的沙漠长满鲜花
   也许你可以
   让高原的雄鹰发出呐喊
   那是因为
   智慧和坚守是
   通向极乐的起航
   勇敢和激情是
   耕种梦想的犁藩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
   但你至少活得信仰

 

指北针的方向

 沿着昏暗的灯光
 在你来过的路上
 我在暧昧中沉溺
 周遭浓密的树影
 我却不能呼吸
  
  在惊恐中奔跑
  我要解放自己
  没有伪装
  脱光衣服
  直面裸体
  
  一声惊鸿
  把我引向头顶的天空
  微风荡漾中
  廖若星辰
  原来你就在那里
  深深地在我心里